大龄青年为什么找不到对象?我来告诉你答案!

  最近的一份社会调查显示,全国仅北京、上海两个城市就有50万白领女性找不到对象。为什么她们难以步入婚姻的殿堂,作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这又折射出怎样的社会问题,记者采访了几位社会心理学专家。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朱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婚姻市场上有两个明显现象:达到结婚年龄段的人群存在两个未婚群体,一个是年龄界于28至45岁的农村男性,他们未婚的特点是属于被迫型的;相对来说,另一个未婚群体(城市女性群体),则和被迫型群体相反,属于主观选择型的未婚。
  不为婚姻而婚姻、要求婚姻生活的质量、对爱情要求的苛刻等原因,构成了现代白领丽人拒绝婚姻的理由,而这些女性的挑剔行为,在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工作系主任吴亦明眼中,恰恰是女性地位提高、社会进步的体现。吴主任表示,一直以来,在男性择偶观念中,女性一直被定位为贤内的角色,但是在现代社会中,许多女性却并不甘心担当贤内,她们要求社会地位、有自己的事业。同时,在她们的眼中,男友又一定要比她们更优秀,客观上,女性地位的不断提高也为她们设置了更高的婚姻门槛。
  作为现代社会不可忽视的群体,单身白领女性正越来越为社会各界重视。不过,在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工作系主任吴亦明看来,随着传统婚姻观念的解体,外来文化对社会生活的影响等,人们的择偶观念、家庭观念都会发生深刻变化,所以可以肯定地说,单身群体也会越来越庞大,这是婚姻多元化选择的结果。至于许多人担心的“单身人群增多,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吴主任则认为,这样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西方单亲家庭在社会上比例很高,但社会照样正常运转。”

上述社会学学者从宏观层面上在一定程度上对大龄女青年年择偶难做出了解释。

但是笔者认为,下面的报道则从更深层面分析了大龄女青年择偶难的问题。

 非功利性交往的空间狭窄

  在酒吧林立的北京城,百龄坛被“泡吧一族”熟知,是因为这是京城市中心唯一一个专门为大龄单身男女安排特色服务的酒吧。顾客可以在这里免费交流交友信息、通过互动游戏了解对方,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找寻意中人。目前已经有3000名顾客作为会员登记了自己的择偶信息。而这里已经促成了数十对佳偶。

  人们在登记卡上留下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其留言更是直抒胸臆:我是南半球,你是北半球,我们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酒吧老板李京明说,“这看来似乎是个悖论,在我们这个日益开放的社会里,人们却越来越封闭,很多人十分苦恼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他们的目标是婚姻而非露水情缘,但又不喜欢过分功利化的方式,在交友渠道十分有限的情况下,酒吧成了一个理想的场所。”

  近年来,中国都市青年择偶难问题以十分突出的姿态进入了公众视野。据2004年《上海人口发展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内,有着较高文化程度的上海常住人口中,女性初婚晚婚率达到73.59%。目前,30岁上下的未婚青年在职场上比比皆是。一份人口普查数据称,目前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单身男女都已突破百万之众。单身人群数量的激增,有些是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对婚姻抱有质疑甚至批判的态度,但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交友空间过于有限。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今年早些时候所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58.6%的人认为“交际范围太窄”是自己或身边的人至今单身的主要原因。此外,选择“目标太高”和“工作太忙没时间”的人也分别占45.1%和27.1%。

  工业化社会的职业与情感矛盾

  新一波的单身潮,令人回想起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大龄青年危机”。“文革”结束后,大批回城知识青年出现了找对象的难题。解决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几乎成为全社会的课题。1984年,中共中央书记处甚至还专门召开过一次会议,讨论30岁以上的未婚青年问题。

  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副秘书长吴秀萍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年的难题是因为那些未婚人士的年龄较大、文化和经济条件有限;而现在“大龄白领”的问题反映得比较突出,他们是二十七、八到三十七、八岁、收入颇丰而又工作繁忙的一群人。而政府也已不再可能像从前一样扮演包办的角色。

  天津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汪洁说,大龄青年择偶难的问题,折射出我们这个转型社会的矛盾。在农业社会中,达到结婚年龄的青年人并不会在学习、事业与爱情、婚姻之间发生矛盾。他们的交友方式比较固定,因为各种人际关系比较密切,能有效解决介绍对象等问题。同时人们对婚姻的态度更重视繁衍后代,对感情等方面的要求并不占有重要位置。但在我们的社会向工业化迅速发展的情势下,对青年职业方面的更高要求则与他们的爱情、婚姻构成了一对矛盾。

  吴秀萍说,社会对职业的要求大大提高了,年轻人需要十多年的知识教育和职业培训,以及艰苦的努力和激烈竞争,才能取得理想的职业岗位。这一切让他们错过了最佳的恋爱、婚姻生理和心理期。

  李莎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今年29岁,还和父母住在一起。上班地点离家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家和单位之间的两点一线便是她日常生活的轨迹。她说,研究生毕业就已经25岁了,刚刚上班也不敢松懈,全力工作,一不留神就到了大龄。同学们各自工作很忙,很少联系,单位里的同事也很有限,找到合适的对象很不容易。

  北京零点调查公司董事长袁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北京这种大城市的问题是:社区是陌生人社区,人是工作动物,人们的交往机会一是同事,一起工作;二是同业,一起做事;然后是同学。平时似乎接触人很多,但是真正比较密切的社会关系并不多。

  今年28岁的尹玲,在国内一家著名旅游公司做外联工作,每天接触的客户来自世界各地。但就是这样一个看来“见多识广”的职业女性,婚姻大事却迟迟没有着落。尹玲说,其实,在旅行社、公关公司、广告公司等这样一些接触面似乎很广泛的职场,却也常常是单身贵族们的聚集地。本来办公室恋情就不被看好,况且现在很多公司已经规定,如果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其中的一个就必须离开。此外,他们与客户之间的交往是目的性很强的工作关系,哪里能顾及到儿女私情。加之长年累月的超时加班,他们的私人空间和时间都已经被挤压得所剩无几。

  物质欲望与感情诉求的困扰

  当前在中国内地各大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好想好想谈恋爱》,因描写了都市单身男女极度渴望爱情与婚姻,但又难以摆脱现实欲望的矛盾心绪而受到观众的追捧。

  32岁的卫平是一家IT公司的经理,他在父母和朋友的介绍下已经见了十几个对象。“可能过了激情充沛的年龄,越来越理性,不自觉地患得患失,总是很难成功。”多次相亲的经验使他感到特别困惑的是,“那些教育和职业背景良好的女白领们既现实又浪漫”,使人无所适从。她们一方面十分强调男性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则要求感情的契合。

  在大龄白龄青年中,女性的比例明显高于男性。事实上,尽管如今女性白领已经取得了相当高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但她们中的很多人在择偶时,往往还是依照传统,希望找到比自己更强的人,这使她们的选择范围变得很小。

  来自社会舆论和女性择偶标准高两方面的压力,使很多适龄男性自觉推迟了成家的计划,他们的口号是“先立业,再成家”。“没房子、没钱,结了婚会拖累事业发展,同时家庭也不会幸福。”

  据《外滩画报》报道,经济压力无疑已成为这些大龄白领青年的考虑因素。有位杨雄先生在对25年来青年择偶标准变化的跟踪调查中发现,1994年以来,征婚者对于经济收入的价值评价显著提升,在学历、身高、家庭背景等要素相对重要性的变化中,经济收入成为唯一呈正增长态势的要素。杨雄认为,经济因素影响择偶标准,这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直接体现。

  在百龄坛酒吧邂逅法国男友,正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尹玲说,总体来说,西方社会的青年在择偶时,相对来说似乎更重视对方的价值观和兴趣等精神和感情方面因素,这或许与其社会的物质生活水平已发展到一定阶段有关。

  紧张忙碌的生活,日渐疏远的人际关系,加上日益张扬的个性,种种现代社会无法克服的问题,使一些人干脆直面孤独的挑战,选择单身生活。

  37岁的沙庆是某高校的教师,收入不菲,且有100多平米的房子。他选择单身的理由是,他感到现代人很难在现实琐碎的婚姻当中互相融合,谈恋爱很美好,可真正进入婚姻状态则很难,这需要双方的包容和妥协。“现在的年轻人很难委屈自己迁就别人,而且如果真的是在迁就,在感情上就会大打折扣。”他认为,社会现在对单身人士的态度比之从前要宽容很多,这是社会的进步,使人们可以摆脱压力,选择自己所喜欢的生活方式。

  从不同方面突破封闭的城堡

  从去年年底开始,在北京中山公园、紫竹院公园等多家公园,出现了父母出马为白领子女相亲的现象。吴秀萍说,今年八月,北京市妇联婚姻家庭资讯服务中心和晚报合作举办了“操心事赶场会”,为操心的父母提供免费的交流场所,结果短短几天竟有700余人报名。

  天津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汪洁说,导致出现这种另类相亲方式的原因很多,如青年人忙于工作,交际圈狭窄,不善于交际,部分婚介机构信誉的丧失等。由于旧的观念处于瓦解中,青年人的新观念没有获得上一代人的广泛认可,使新式的“包办婚姻”重新抬头,即家人介绍—独立约会—成婚。但这种目的性过强的相识方式,令许多现代意识强的当事人十分不快。这也反映了一种家庭中的无奈。

  已经进行了十几次相亲的外企职员李达说,“感觉像进菜市场,看萝卜、白菜合不合适”,他认为这样非常务实的方式冲淡了对感情的憧憬,“是为结婚而结婚”。

  为突破现实中无形中的封闭,几年前还曾经被大肆病诟的“网恋”,现在也成了适龄青年重要的交友途径。“广州青少年网络生活调查报告”显示:15.6%的被访学生表示赞同网恋。

  和当年的网友结成夫妻的书商黄宏卫说,网络的交流在精神层面通常很直接,特别容易打破人们日常交往存在的障碍。当然,说到底,网络只是一种相互认识的手段,要达到结婚的地步,还要靠现实的接触。

  刚刚过去的11月11日,由于是由几个形影相吊的“1”组成,被时尚人士戏噱地成为“光棍节”。李京明的酒吧里来了比往常更多的客人,他为所有独立而寂寞的客人送去卡片和美酒。他相信,“他们的另一半正在一个安静的角落悄悄地等待意中人的到来。”